東京 > 北京

當了差不多一年記者,終於第一次出國採訪,是到北京去採訪台灣某廠商舉辦的一個超頻比賽。那次旅程,早已紀錄過,詳文可看最下的附錄,所以這次主要說的是一些心路歷程。

那段日子,正學習一個人生活,單身一個人的日子,已有年多。我學習一個人去電影院看戲,一個人逛街,一個人進餐,一個人獨來獨往。那時候我很喜歡一套日本劇集,叫《結婚できない男》,中文譯做不能結婚的男人,由阿部寬及夏川結衣主演。劇集講述一個富裕、有學識、有專業資格、有事業、收入穩定但性格孤僻古怪的中年男人,一直堅持自己不想結婚,但在遇上新鄰居及女醫生後生活和思想開始出現變化的故事。男主角「獨特」的個性及生活態度確實給了我很大的勇氣,雖然到後來我也在疑問自己是不想結婚,還是不能結婚,但清晰思想過後,我就明白做人本該順心意而行,我行我素未必是壞事,只是偶爾也得照顧身邊人的感受。結果看完劇集後的我變本加厲,一個人做的事比以往更多、更豐富。朋友問我為甚麼不怕寂寞,我笑說我只是比較懂得一個人享受快樂,而沒有這體驗,或許我不會明白與人分享的重要性。

結果那段時間,我開始計劃一個人去旅行,第一個目的地是日本東京。我開始問朋友行程,學日文(可惜沒學成),儲錢,想要玩得痛快,結果陰差陽錯,想到東京的我至今還未踏足日本領土,卻在那年三月一個人跑到北京工作。

第一次一個人坐飛機,但卻非第一次一個人離開香港外出工作。那年還在電單車網站工作的時候,就試過一個人去珠海採訪。出發前問了又問,因為我怕到了北京機場找不到接頭人,我便要流落京城,結果感恩是一切來得順利。一下機,除了驚訝原來跟陳奕迅同機,就只有荒,還好一出閘便有廠商的工作人員接機,然後安排到酒店下榻去。

我跟一名叫阿樂香港的參賽者同房,對普通話其實不太好的我來說是一個安慰,同聲同氣嘛。我們在安頓好後便一起去吃晚飯,同行還有其他地區的參賽者,是香港參賽者的朋友。五、六個人,吃地道的炸醬麵,喝幾支啤酒,也不過75元人民幣。吃完便回酒店休息,預備明天的工作,同房便走到隔壁朋友房間聊天。午夜,未眠,阿樂提議去食宵夜去,剛好酒店對面有兩檔麻辣燙,是一串串的小吃,有點像日本的關東煮,可加點麻醬、辣醬一起吃,每串不過5毛錢人民幣,我們兩人瘋狂地吃,也不過十數完。說是麻辣燙,但不算很辣,在三月還是溫差很大的北京夜晚裡吃這風味小食,別有一番滋味。

(地道炸醬麵及麻辣燙,那時候還很便宜)

第一天的採訪工作,拍拍照,看比賽成績,紀綠那堆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的分數,還有幾個發佈會的節錄,晚飯跟廠商及一眾記者同業晚餐,工作就大概是這樣子。做記者這一行,對事情一定要了解、消化,才能寫得出文章,像我這樣對超頻一知半解的人去採訪超頻比賽,其實自己也覺得很可笑。但那時候學會了一件事,就是要不恥下問。例如因為沒有溝通,我錯過了下午飯時間,還好台灣廠商的接頭人給我找來剩餘的飯盒,我才不致捱餓。又例如在記者會中不明白的事一定要問得清楚,否則回寫不了稿,人在外地,更是在大陸,Google也幫不了你。所以一定要問,答案也要過濾、消化,這樣才會有進步。

千萬不要怕問問題,但問題也要問得其所,這是我在那段時間學習的功課。

我選擇了多留一個下午,乘晚上的航班回港,多出了一天讓我閒逛北京。因為同房坐當天的早班飛機回港,所以昨晚他也沒有在房間睡覺,轉到跟他一同到機場的朋友處吃喝玩樂。我很早便醒來了,收拾好行李,把它寄存在工作人員處,就出發到外閒逛。沒有既定行程,便問問當地的工作人員有甚麼值得去的地方,她說北京奧運場館不錯,但該逛不完,便建議我到附近坐地鐵,再選揀一個地方去看看。原來他們說不遠的地鐵站也很遠,走了半小時以上,沿途看北京人的生活,首都的感覺跟其他地方確實有不一樣的感覺。

北京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很大的城市,甚麼都大,路又寬,只是無時無刻也塞車。我遇到的北京人對我的態度都很好,只有在吃早餐時的大嬸不肖我不懂規舉,原來他們買包子是一籠計,沒有單買,在沒有問清楚下點了一大籠包,吃到一半真想放棄,但環看四週也沒有人吃剩食物,鄰枱的老伯還吃完一籠又一籠再喝了幾支啤酒也面不改容,我更無地自容地只好把它們全部吃掉……結果那個早餐填飽了我整天,下午飯好像也沒有吃,只在逛街時吃了些地道小食。

(一個人吃一籠包子,好飽……)

我選擇走到王府井大街去,因為沒有問清楚,坐地鐵錯了兩次,延誤了一些行程。還好王府井大街的行程比我想像中短,但我卻沿路走到故宮去。很大、很宏偉的故宮,看著那是中國近代的權力核心,閉上眼就能讓自己想像以往的氣派和豪華,也能想像多少春秋霸業都掌握在那裡。走過故宮,沒有時間進紫禁城看,往外向天安門方向走去,穿過老街繼續看北京的風貌。回程時問了一位當地人到地鐵站的路,結果又被擺了一道,他說十多分鐘的路程原來超過三十分鐘……幸好是能趕及回到酒店,集合出發到機場去。

(由王府井大街走到紫禁城,路程其實頗遠)

現在回想,其實也不明白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勇氣,在不能錯過當晚的航班的情況下,沒地圖,不懂普通話,沒有同伴,卻一個人四處走,還要走向一些未知行程的地方。但我就是喜歡這樣一個人流浪的感覺,或許那才是我正真渴望的旅行,四處漂流,看當地人民真正的日常生活,感受世界之大對比自己的渺小,經歷旅程讓自己獨立和豐富,然後讓自己學會謙卑,學會卑微。

4 週 ago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迴響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