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會

那年當記者,經常要跑發佈會。

發佈會者,即推廣新產品或品牌的聚會,邀請一眾傳媒、代理商及零售商聚首一堂。一個小時左右的聚會,內容多是產品介紹,剪綵及模特兒行天橋展示,及備茶點招待。

2008年的時候,初入行的我不知就裡,一切都很新鮮。我跑發佈會是產品最多的年代,那時候主要負責寫行動電腦及手機評測,看著各生產商都推出不同的產品,百花齊放,好不忙碌。後來,行動電腦的式微,以及大眾媒界的轉移,加上生產商或代理商將舉辦發佈會的資源撥作其他宣傳用途,所以發佈會逐年減少了。年多之後,我也離開了傳媒業,現在聽舊行家說,發佈會的數量不到以往的三份之一。

有人以為出記者會就是拍拍照,回去寫稿,就這樣完成一天的工作。有朋友笑說可以四處出訪,有新東西可試,有美女供拍照,又有東西吃,甚至有些會有抽獎環節,但其實辛苦只有自己知。那時出訪記者會,單鏡相機加閃光燈,有些行家還要背著行動電腦即時更新網站,背著幾公斤行李走東趕西,不像現在有輕巧的裝備,就連手機都可以拍到好照片。冬天還好,夏天真的會汗流夾背,有時候一天走訪三場,由銅鑼灣到尖沙咀再到旺角(車資還要自付),而網絡媒體很多時要即日更新,所以之後還要回公司寫稿,那有別人想像般好。

網絡媒體跑發佈會,要學會一個人做多種事務。我們多沒有攝影師分工,一個人就要兼顧攝影、了解產品、採訪及寫稿等多重任務,網絡媒體多要求即日出稿,但有些更要求實時更新,好不誇張。不鬥快,便要鬥質素,即場試玩,其實仍對產品只是一知半解,寫不到好文章,但借機試用,往往要排在名氣大的媒體之後,一等又是半小時以上。結果變了馬虎了事,甚至不寫,造成了雙輸局面。

在香港當傳媒,網絡媒體的地位總不及傳統媒體,特別在那個年代,很多公關都會看不起網媒的記者。特別有些發佈會有明星,娛樂版記者是最麻煩的對手。粗鄙、無禮、不守跌序,形成我們行內有不成文規定,逢有明星到場,出訪次序必排到最後,甚至不去。亦有試過因為某公關公司不尊重網媒的事件,令網媒集體杯葛某品牌的發佈會及活動。結果因為溝通及安排上的問題,令情況形成惡性循環,網絡媒體地位偏低,工資更低,質素可想而知。

至於一日有多個發佈會,要決定取捨時,有些老前輩教了我到發佈會的三大「得」原則:產品得、招待得、獎品或紀念品得,以下或可讓公關朋友作一些參考。除了廣告客戶必定要去之外,取決採訪哪個發佈會,我們會看所發佈產品,話題作品一定是首選。其次,公關比較稔熟,或從過往經驗知道安排得宜的亦會優先考慮,例如有飯局或茶點的,或是懂安排好充足產品給媒體試用,又或者懂分開娛樂記者和其他記者,我們都十分欣賞。還有就是有抽獎或有紀念品的發佈會,不要以為記者貪小便宜,在職收資低微的工作,一點額外的獎勵是很大的鼓舞。以往亦有耳機品牌派發當日發佈的產品給每一位到場記者,免了借機輪候,記者們多歡迎,亦增加刊登機會。

當然,走過不少發佈會,有些特別深刻,例如有一次發佈會是上遊艇影相,風和日麗出海,真的心曠神宜。亦有一次在30多度在一戶外舉行發佈會,而且安排極差……後果你可以明白了?還有一次,雖說不愛有明星,但見當年還在半退隱的鄭伊健,實在感動。光怪陸離,日日新鮮,可說為沉悶的工作帶來一點新鮮感。

(有一次發佈會是上遊艇影相,風和日麗出海,真的心曠神宜)

跑發佈會其實學到很多東西,學應變、學獨立工作、學待人接物、學修養、學體面、學溝通。媒體屬發佈消息的一群,競爭在所難免,雖說同行如敵國,但慶幸仍能在那時候認識了好些朋友和前輩,終身受用。例如我學攝影是影樓設定,但出發佈會,現場光會直接影響相片效果,結果我另一位攝影師傅Yesun教我要控制光源。又例如和同行交換資源,大家共享發佈會資訊,試過臨時到訪某代理的發佈會,甚至分別在同一時間走訪兩個發佈會,然後交換相片和資料。那段日子,學會的是如何在荒島求生,出門靠朋友,這句話錯不了。

(我第一個出訪的發佈會,沒有經驗,燈光完全控制不了,即使後製過,相片也是偏色的)

那段跑發佈會的人生,或許正是我真正明白中學時班主任所說一句話的真義思:「同枱食飯,各自修行。」一個場合,見盡業界人面,其實只有發佈會,老闆、管理層、職員、公關、媒體、代理批發、零售、模特兒及場地工作人員,各有自己角色地位功能但共冶一爐,小小的發佈會如小社區,大家「同枱食飯」,但各有目的,表現如何?則正是「各自修行」之果。

我相信,媒體該有自己的「格」,報有報格,網有網格,人也有人格。甚麼是格?格調也。舉例說,有媒體以快見稱,更新快,內容精簡,屬水過鴨背的資訊媒體;快,是其風格。也有媒體慢功出細貨,把產品完全體驗,所有功能也試驗出來,見精闢獨到,是讀者的進階說明書及參考書;精,是其風格。

可笑是有些人只懂埋怨,快不夠別人,精也寫不出來,只懂嘩眾取寵,炒作故事,忽略讀者所求,還抱怨別人不重視自己的媒體,細想,其實他們不只可笑,而且可悲。勉強留在業界,永遠跑包尾,卻不思進取,只懂埋怨,何苦?「悟以往之不諫,知來者之可追」,那天友人贈我此兩句陶淵明的詞,受教至今。領悟了,勉勵各位下兩句:「實迷途其未遠,覺今是而昨非」,男兒當自強,女兒也當自愛。

有人辭官歸故里,有人漏夜趕科場,現階段我對媒體的工作已失去信心,寫寫博客,揮筆弄墨,自得其樂。我自覺算是比較幸運的人,離職傳媒行業,之後分別在零售商、生產及代理商工作,但我還是喜歡媒體的工作,或許有一天,我會回到這個行業,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,另一段人生。

4 週 ago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迴響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。